kenjisama

碑歌(佐良娜中心,隐鸣佐)

第一章:破碎

佐良娜从很小的时候,眼睛就会不由自主的追随着那抹金色的头发,每次看着博人傻呼呼的笑脸以及感受到他成天横冲直撞的活力时,她虽然表面很不满,但是心里其实是暗暗羡慕的。能活得这么自由自在,无拘而无束,每次看到他就会觉得自己好像沐浴在阳光下一样。

每次告诫自己不要老是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他的身上,但是实际上除了修炼之外,佐良娜发现视线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追着他转,而且不仅仅是她,村子里同辈的很多孩子同样喜欢他,虽然成绩不突出,但是博人一直以来仿佛像是一个发光的太阳体一样,不断的吸引着旁人去跟随。三月、鹿代等等一众同龄人都不由自主的围在他身边。

那个时候,佐良娜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她除了对博人不由自主的关注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心思,更多的则是对父亲佐助的思念和仰慕。

佐助回家的时间不多,更多数时候是飘荡在外,佐良娜很小的时候曾经怀疑过他对这个家庭是否有过依恋,可是每次回家时,家里温馨的氛围以及父亲脸上少见的温柔的隐隐笑意让她不再去多想。

佐良娜小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父亲能够回来,并且手把手地教自己一些忍术,宇智波家族的忍术。可是,父亲在家很少提及宇智波。在村子里面,也很少有人提起这个家族的一切,除了自己的姓氏明晃晃的宣誓着这个家族,宇智波仿佛便存在在虚无缥缈中一样,大家视而不见,知道却不提及。

佐良娜很小很小的时候,隐约还记得父亲把自己抱在怀里,并试图抓着自己的小手做一些宇智波家族结印的手势,但是随着自己越来越大,父亲反而甚少教自己忍术,并且安排自己尽快去忍者学校上学,逐渐的把自己推到村子里面去,而父亲,则慢慢增加了外出的频率。

佐良娜对父亲的感情同样很复杂,她思念并且仰慕,同样也隐隐有一丝的怨恨,为什么不能像博人的父母一样都在村子里,一直陪伴在孩子身边,完整而美好,而是不断的离开,留下自己和母亲承受孤单的滋味。

不过整体而言,佐良娜的生活是平稳而温馨的,带着对于父亲的孺慕以及少女的隐隐情怀,同时报着成为火影的坚定意志,她一直刻苦的朝着自己设立好的目标前进着。

直到她十二岁那年,难得回来的父亲,同样难得的教了自己一套新的忍术,隐蔽气息以及瞬时隐身技能,这套忍术结印的动作很难,她不甘心,苦练了好几天终于练成并且终于熟加运用,甚至突然出现在父亲面前把父亲吓了一跳,父亲难得又一次露出笑意,并告诉自己这个技能便于她以后出任务窃听敌情以及在危急时刻防身用,这样小樱也不用总是担心自己以后出任务会有不可挽回的危险。

得意洋洋的佐良娜做了一件她很久以后回忆起来都不知是应该后悔还是应该庆幸的一件事情,她在一天的午后,结了印并且跑到了木叶警卫部的深处-四站之后就完全由暗部掌控-并且正好听到了几个长老的谈话。

“火影大人的孩子越来越大了,博人天赋很好,而且完全传承了第七代火影的性格与领袖气质,未来也将是火影的不二人选,是时候考虑未来火影夫人的人选了。”

“关于火影夫人的问题其实各位长老都已经明里暗里的争执过好几次了,最终还是没有一个定论。”

“其实就血统而言,漩涡博人同宇智波家的那个孩子最为合适,宇智波佐良娜可是世上唯一一个拥有宇智波家族血统的女孩了,虽然那个血统有着令人厌恶的不祥,但是二人产下的孩子便不一样了,最强的血继限界,几乎可以预见到能为木叶带了多么强大的力量啊”

“我同意树娜的想法,那个时候相比宇智波佐助已经进入暮年,掀不起多大的风雨,整个宇智波家族也将自然的消亡,成为历史。而最后他们起码还能够为牧业做出一点贡献,让血轮眼这种珍贵的血继限界在木叶留存下去”

“有道理,佐助近些年并不怎么回木叶,他对木叶的归属感恐怕也少得可怜,这样佐良娜身后反而没有任何复杂的势力,未来也将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坏处……”

那天的午后,太阳特别的大,风很小,整个空气里面充斥着一种黏糊糊的气氛。

佐良娜一口气跑了好远,她的心从来没有跳的这么快过,那种胸口闷痛的感觉,让她以为自己的心脏好想要燃烧起来了一样。

突然,博人远远的拉着三月跑过来,并如往常一样在远处就大喊着她的名字打招呼,佐良娜回头看着博人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金发,以及无时不刻洋溢着热情的冰蓝色的双眸。

“佐良娜,你跑到哪里去啦,我找了你好久……诶,佐良娜你的眼睛怎么变了颜色。”

佐良娜摘下眼镜,拿起苦无在反光中看了看自己的眼睛,她的双眼变成了血红的颜色,两个单勾玉映在苦无上,刺眼的反光让她一只眼睛不断地分泌出苦涩的液体。

“佐良娜……你怎么哭啦”

“没事,可能是……太阳……果然还是太刺眼了”